講文明樹新風

首頁 > 專題 > 網聚河北正能量

一個農民與一座抗日烈士紀念館

時間:2015-07-31 09:32:45  來源:和合承德網 放大 縮小 默認

  經過千辛萬苦的尋覓搜集,承平寧抗日烈士紀念館的展品越來越豐富。

  建起承平寧抗日烈士紀念館的農民李銅

  大山深處的承平寧抗日烈士紀念館,不斷迎來參觀者。

  和合承德網記者 李海濤 本報通訊員 劉 樸

  一個放牛郎的夢想

  大山深處,密林叢中,一幢普通的磚房由于新的身份而備受關注,成了人們趨之若鶩的地方——這里,便是位于承德縣五道河鄉的承平寧抗日烈士紀念館。創建這座紀念館的,是當地一位普普通通的農民,名叫李銅。

  一個放牛郎的夢想

  “事情到了這一步,自己要是再打退堂鼓,不算爺們兒!”

  五道河鄉地處承德縣東北部,該鄉東南部的建廠溝村,是一處自然風光非常優美的地方,山清水秀,林木茂盛。最重要的是,這里是革命老區,是抗日戰爭時期承(德)平(泉)寧(城)聯合縣領導下的重要根據地,八路軍的一處戰地醫院也在這條山溝里。

  抗日戰爭最關鍵的1943年5月,經中共冀東地委批準,成立了承平寧聯合縣,楊雨民(化名黃云)任工委書記,周治國(化名國田)任辦事處主任(縣長)。所轄武裝是冀東軍分區直屬第三區隊,隊長蘇然(化名高橋),楊雨民兼任政委。聯合縣成立后,以五道河一帶為中心,加大了對日本侵略者的打擊力度,多次組織對日偽軍的襲擊,沉重地打擊了敵人的囂張氣焰,也大大振奮了抗日軍民的士氣。聯合縣創建的根據地跨越3省8縣(旗) 1.1萬平方公里,人口近百萬,牽制日偽數萬之眾。

  1943——1944年間,由于戰事需要,八路軍的一處野戰醫院也遷到這里。借用老百姓11間房子,有醫生和護士10多人,床位20多張,主要負責緊急救治從附近戰場上收容的傷員。老百姓生病受傷,也可以去醫院求治。1944年下半年,由于漢奸告密,日本鬼子包圍了這座醫院。除少數傷病員經群眾冒死轉移外,醫護人員全部被捕,后被秘密殺害。

  李銅的家就在這深山里的建廠溝村。他今年45歲,自幼家貧,17歲初中沒畢業便輟學回家放牛。他天天趕著牛上山,在山上隨處可以撿到子彈殼,樹林間、土坎處到處可見人骨頭。李銅是聽著抗日故事長大的,“等我將來有錢了,一定為死去的烈士修一座紀念碑。”

  李銅放了一年牛,掙了320元錢。第二年,他到北京的建筑工地篩沙子,每天掙4元錢。省吃儉用,還是覺得收入太低。19歲那年,李銅學了木工,打算憑手藝吃飯,盡快實現自己的夢想。但是到他22歲結婚的時候,家里還是一貧如洗,連新房的炕上都只有半鋪葦席。

  2010年,李銅40歲,終于攢了一筆“巨款”,家里的存折上有了1萬元。他終于可以實現夢想了,可他把想法跟家里一說,父親堅決反對:“咱小門小戶的,自己的日子還緊巴呢,哪有錢干那個!”又過了兩年,雖然父親仍然不同意,但李銅在媳婦的支持下,還是行動起來了。他先取得了村、鄉領導的支持,鄉里一位副書記還特意撰寫了紀念碑的碑文。在哪兒建呢?恰巧原林場作業區遺留下幾間工房,那旁邊的山就是一處抗日戰役的遺址。李銅找到林場負責人,對方答應免費讓他使用,就這樣,紀念館的館址解決了。這地方離李銅的家7里地,李銅每天一大早就騎車前去,將旁邊的荒坡鏟平,將地面墊高,荒廢多年的院落換了模樣。

  接下來,是制作紀念碑。李銅揣著1萬元錢去了100多里外的甲山石材廠,選好一塊碑料,高4.32米,寬0.8米,厚0.2米,一問價錢嚇了一跳:好家伙,6000塊錢!再去找刻字的工匠,刻工1萬2!一想又要欠賬了,可是他還是咬著牙堅持下來。碑刻完后往回運又費周折,有些人覺得運碑不吉利,最后找了一位賣菜的,好說歹說,花了300塊錢運費,又給了50元“喜錢”,才算運回來。

  2012年8月21日(農歷七月初五)立碑那天,對于李銅是一個神圣的日子,是他找人查的“黃道吉日”。他找來9個木工,大家拴上繩子,沒用任何機械,就用最笨的方法,憑著人力,一點兒一點兒立起,扶正,定位,將這座凝固了無數心血的紀念碑牢牢地立在空曠的土地上。

  這時候,年近八旬的老父親李振山也轉而開始支持兒子的行動。他步行7里路,來紀念館的院里鋤草,清理垃圾。冬天下雪,老人家拿著掃帚,一點兒一點兒地把路上的雪掃凈。李銅的兩個上中學的兒子也采取了實際行動,把每天買冷飲的1元錢省出來,老大說:“我倆每星期省出14元錢,就夠買一袋水泥了。”有一天,李銅去學校換玻璃,看見孩子們都在吃雪糕,只有自己家那小哥倆站在墻根干瞅著,當時那眼淚就下來了。媳婦金淑民鼓勵他:“咱們秋天賣點棒子,撿點兒蘑菇,采點兒山野菜,把錢都添這兒上。”

  “事情到了這一步,自己要是再打退堂鼓,不算爺們兒!”李銅的話擲地有聲。

  踏遍青山苦尋覓

  “我去取手雷,萬一發生意外,請求你們繼續辦好紀念館,并代我照顧我的家人……”

  李銅把林場的工房收拾出來3間,鋪整地面,修理門窗,作為紀念館的展室。為了收集展品,又開始多方打聽,四處奔波。尤其是周邊那些曾經發生過戰事的地方,是他調查走訪的重點。為了收集抗戰文物,李銅經受了許多周折。

  離建廠村20里的大廟村東有個小地名叫拐棒溝,1943年的年除夕曾經發生一場激烈的突圍戰。去年春天,李銅聽說那里挖出一把日本刺刀,可是他一連去了4次,事主都躲著不見他。無奈之下,李銅輾轉通過別人,才把這件日寇的罪證買了過來。

  還有一件日本鬼子欺壓中國老百姓的罪證,是李銅在岔溝鄉給人家修門窗時聽說的。1943年,日本鬼子強迫修“人圈”,一位姓劉的農民被鬼子當胸打了一石杵,回來沒幾天就吐血死了,他那幼小的兒子把這件石杵偷了回來。一轉眼70多年過去了,李銅上門去問,他家人不知出于什么原因,堅稱“早丟了”。李銅先后去了6趟,反復解釋自己建立抗戰紀念館的意義,就是讓更多的人了解日寇罪行,不忘歷史。終于,這家人被感動了,當年死者的孫子把石杵找了出來,含著眼淚,鄭重其事地交給了李銅。

  原來的八路軍野戰醫院被毀后,物品都散失了。李銅聽說,寇杖子村東溝早年有一位孤老太婆,家里有當時醫院用過的瓦盆、水瓢,還有承平寧縣政府辦公用過的木桌。老太婆去世后,那里就沒人了。李銅趕去,從廢墟里找出了這幾件珍貴的文物。循著這條線索,還在附近的一個破窩棚里找到了當年抬八路軍傷員的門板。

  為了搜集文物,李銅真是煞費苦心。一位放牛人在野戰醫院廢墟里扒拉出來一塊沒燒完的木炭,交給了李銅;十道河村有一段當年的“部落”墻,一戶村民需要翻建磚墻,李銅聽說后,趕去搶回來一塊墻上的夯土塊。

  2012年秋天,李銅陪兩位報社的同志去野戰醫院后山拍照,忽然在一段廢墟上發現了一只手雷。“這可是最好的實物啊!”他的心情激動萬分。可是,萬一再爆炸了呢?三個人商量一下,決定先不動它。第二天,李銅分別給兩位支持他辦紀念館的朋友寫了信:我去取手雷,萬一發生意外,請求你們繼續辦好紀念館,并代我照顧我的家人……第三天晚上,李銅帶著手電筒,騎著摩托車去取手雷。為防萬一,他把車放在紀念館院里,又步行1個多小時,摸黑來到了野戰醫院所在的山上,周圍漆黑一片,偶爾還傳來幾聲野獸的嚎叫,令人毛骨悚然。由于心情緊張,李銅打著手電,找了兩遍,才找到了仍然掛在那里的手雷。他小心翼翼地把手雷裹在一個棉墊子里,用手托著,亦步亦趨走回來,走到紀念館,衣服全濕透了。當晚他把手雷藏在一塊大石板下面,第二天就交到了鄉派出所。他提出一個要求,處置完后將外殼交由紀念館保管。如今,那手雷還在派出所保存著。

  為了加大文物收集力度,2013年7月,李銅找人打印了幾百份 “承平寧抗戰烈士紀念館文物征集公告”,在方圓左近的縣、鄉村廣為張貼。這些年,李銅借著為人修理門窗的機會,捎帶著收集文物線索,打聽文物信息,搜集歷史資料,走遍了附近鄉鎮和周圍的平泉、寧城以及唐山、秦皇島地區。為了豐富紀念館,他幾乎到了癡迷的程度。有一次,他聽說某人有一本《熱河革命斗爭史》,就趕了過去,這家人說,是有這么一本書,撕了點火了,李銅一聽急了:“全燒了?”“還剩半本吧。”拿過來一看,李銅樂了:剩下的部分,恰好是他想要的!

  “雪上加霜”終不悔

  “70年前,日本鬼子輸掉了戰爭;70年后,他們又輸掉了良心。我要把紀念館建設好,讓人們永遠銘記那段歷史。”

  李銅辦抗戰紀念館的事經媒體報道后,吸引了眾多人的關注。

  去年冬季的一天,李銅正在布置展覽,外面來了兩輛車。一位精神矍鑠的老者走了進來,原來他是原承德市人民銀行的行長程文普,在報紙上讀到消息,就趕來了。老人饒有興趣地看了展覽,告訴李銅說,他原來給楊雨民當過警衛員。年近8旬的程先生回憶了好多楊雨民當年的故事。今年春天,承德市人行又在紀念館召開愛國主義現場會,說是老行長的意愿。

  紀念館里的幾百位抗戰烈士名單,是唐山市的烈士后代王輔睿提供的。其父王漢三原是三區隊高橋隊長的警衛員,1944年與高橋同時犧牲。從上世紀80年代起,王輔睿開始了對這段歷史的研究,撰寫了很多相關史料。如今年過8旬,與李銅成了研究抗戰歷史的忘年交。

  平泉縣退休干部王平,曾經參與《承平寧抗日根據地》一書的編寫。得知李銅的情況后,先后兩次來到紀念館,并贈書給紀念館。另一位平泉縣的退休干部陳鳳閣,幫助李銅整理資料,斟酌梳理,最后打印成文字說明,再配上照片,成為紀念館展覽的文本。從五道河走出、如今在北京工作的韓樹軍又求助于北京一家出版社,免費為紀念館設計了展板。李銅又花了幾千元錢,把全部展板制作出來。這樣,一個既有實物又有展板的土打土鬧的“承平寧抗戰烈士紀念館”,終于成了氣候,于2014年正式開放。

  “瘋子!” “傻子!”這是近幾年李銅聽到的最多的稱呼。李銅一概不理,他認準了一個理:要干成一件問心無愧的事,是要經過時間考驗的。他這幾年,每年出外為人安裝鋁合金門窗,收入三四萬元,除了償還舊賬,都用在了紀念館的建設上。而紀念館面向社會,免費參觀,不圖回報。他要的,是人們對于那場戰爭的認識,是“正義必將戰勝邪惡”的歷史良知。“2015年,是抗日戰爭勝利和世界反法西斯勝利70周年,我們這座紀念館的意義,是多么重大啊!”

  紀念館正式開放以來,前來參觀的人絡繹不絕。寧城縣政府組織縣直機關集體前來,接受愛國主義教育。有一次,唐山各縣來了70多人。附近一些大中學校的學生,三五成群結伴而來。每當有人參觀,李銅都要放下手中的活計,前來接待。

  在接待中李銅了解到,前來參觀的很多人是承平寧抗戰烈士的后代,他不但把他們領到家里吃住,還自己開車接送。前年,他借了4萬元錢買了一輛二手的“羚羊”車,用于聯系業務,接送參觀者。不料,今年清明節,他送承德的幾位大學生,回來的路上發生車禍,“羚羊”報廢了,他自己的左肩胛骨粉碎性骨折。

  這一下損失慘重。“羚羊”車的欠款剛剛還完,就變得兩手空空。他在醫院住了一個星期,花了2萬元,光肩膀里的鋼板就花了9000元,真是雪上加霜。最要命的是,他現在幾乎干不了活,沒有了收入。好不容易找了個在60里外某鋁合金廠搞保潔的活,每天掙60元,勉強維持生計。先前都是媳婦騎車載他去,直到最近,傷情好轉,他才能騎著摩托車前去上班。

  承德縣老區建設促進會會長、原縣政協主席劉廣明,對李銅的情況既同情,又支持。他在帶人參觀了抗戰烈士紀念館后,又撥給3萬元,讓他做一些簡單的展架,把放在地上的展品陳列起來。最近,老促會又擠出1萬元,用于紀念館的房屋修繕。那畢竟是40多年的老舊危房了。

  夕陽給抗戰烈士紀念館前面的小山披上一層金,紀念碑在夕陽的余輝下閃閃發光,紀念館院里的國旗刷刷作響……“70年前,日本鬼子輸掉了戰爭;70年后,他們又輸掉了良心。我要把紀念館建設好,讓人們永遠銘記那段歷史。”站在國旗下,李銅說話的語調很激動。

(編輯:李冉)

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
用戶名:
密碼:
驗證碼:
延伸閱讀

和合承德網版權及免責聲明:

1.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承德日報”、“來源:承德晚報”、“來源:和合承德網”的所有文字和圖片稿件,版權均屬于承德日報社和和合承德網所有,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轉載使用時必須注明“來源:和合承德網”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

2.本網未注明“來源:承德日報”、“來源:承德晚報”、“來源:和合承德網”的文/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。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。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,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稿件來源,并自負相關的法律責任。

3.如本網轉載稿件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在一周內來電或來函與和合承德網聯系。

江苏时时彩下载 微信赚钱被骗怎么追回 好粥道赚钱吗 怎么用车子赚钱 6号彩票首页 不打工干什么能立马赚钱 竟彩 澳洲55岁打工赚钱 浙江快乐12 直销最赚钱的商品 安徽十一选五 梦幻西游互通版打图还是挖图赚钱 14场足球比分直播 四川皮皮麻将官方网 彩53彩票苹果 支付宝赚钱渠道 河北20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