講文明樹新風

首頁 > 專題 > 網聚河北正能量

李桂蘭:抗日婦救會里走出來的老區革命母親

時間:2015-08-17 09:26:02  來源:和合承德網 放大 縮小 默認

  背景

  1933年4月21日,日本侵略者占領了興隆縣,并將全縣劃為偽滿洲國西南國境,在鷹手營子設立偽警察署,下臺子、李家營設立偽警察分所,駐有日本憲兵和偽警察,日本人對這些地區實行殘酷的統治和壓迫。

  1937年,中國共產黨派出人員到壽王墳開展工作,初步建立了村抗日政權組織。1938年6月,八路軍第四縱隊5000多人奉中央命令舉行聲勢浩大的東征,配合并促成地方共產黨領導的冀東抗日大暴動。

  1938年7月15日,八路軍四縱三十一、三十三大隊進入興隆縣的壽王墳、糜子地和承德縣車河梁一帶。壽王墳是創建根據地的重點,成為遷安、遵化、興隆的聯合縣第十一區抗日中心。

  駐扎在壽王墳的八路軍組織領導當地群眾開展鋤奸反特、破壞交通、籌集軍糧等群眾抗日活動,并與日偽展開了殊死的武裝斗爭。

 
 

 

  和合承德網記者 程雪霏 通訊員 韓秀蘭 李金生

  營子區壽王墳鎮惟一的小腳老太太李桂蘭今年已經有95歲的高齡了,提起她,村里是無人不知,“別看老太太都95了,身體倍兒好,除了耳朵背點、眼睛花點之外,別的啥毛病沒有。”

  一家老小都把這位九旬的老太太當成家里的“寶兒”。兒媳詹淑芬笑著告訴記者:“平時我們啥兒活也不讓她干,可老太太閑不住,總是想辦法找活干,吃飯時她搶著搬凳子,自己的小件衣服也都自己洗,前幾年還去趕集呢。耳背,還愛嘮嗑,家里一來生人就跟人家嘮她當年抗戰的事,還給人家顯擺她‘老區革命母親’的榮譽證書。”

  是的,提起往事,李桂蘭總是有一肚子的話要說……

  14歲擔任婦救會主任

  1937年,日本鬼子對我們壽王墳鎮的百姓進行燒、殺、搶、掠,當地群眾恨透了小鬼子。中國共產黨在我們村初步建立了抗日政權組織,群眾熱愛中國共產黨,擁護八路軍。

  我是營子區壽王墳鎮羅圈溝村二組村民,1922年出生。我個頭不高,身體單薄,又纏了一雙三寸金蓮兒的小腳。組織看中我頭腦靈活、手腳麻利、勇敢果斷,安排我擔任了婦救會主任的工作。

  年僅14歲的我肩負著組織交予的重任,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,組織全村群眾做軍鞋、做軍襪、做軍衣。

  那個年代,給八路軍做軍衣、軍鞋的工作是相當困難的。因為每個家里都很窮,一件衣服一家人要修補或大改小幾個人穿,根本就拿不出布料來。我不怕累,挨家挨戶搜集,有的是幾戶拼湊布料集中做一個成品;有的布料就是自己織的白布,做鞋很不好看,也覺著不吉利,我就想出了把野花蹭在白布上,讓八路軍戰士穿著花花搭搭的鞋去參加戰斗。

  收軍糧照樣是非常難的事,群眾家中基本上都是缺糧的,不是青黃不接就是吃了上頓沒下頓,我不管白天還是黑夜一個人到這家收點兒、到那家收點兒,群眾也非常支持我的工作,寧可自己吃糠挖野菜,也把糧食攢下來交到我的手里。

  我把收集上來的軍衣、軍鞋、軍襪和軍糧及時交到聯絡員的手中,有時只要聽到八路軍打仗我恨不得親自把東西送到前線,讓八路軍吃飽、穿暖、多打日本鬼子。

  由于婦救會的工作做得非常出色,黨組織批準我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,這使我更加堅定了抗戰到底,把日本鬼子趕出中國的信念。

  扮成叫花子送飯

  隨著抗日根據地的不斷擴大,對敵斗爭取得的節節勝利,引起了日偽軍的注意,敵人討伐隊多次對壽王墳進行討伐。

  1940年至1942年,他們采取了更殘酷的辦法,修人圈、搞部落、撤小村并大村,把壽王墳原來十幾個小村并為四個大村,羅圈溝120多戶全部集中到溝門的東河北。每個部落周圍都建起8.6米高的圍墻,墻下半部用石頭壘,上半部用土夯,一個部落留二到三個大門,四角各修一個高高的炮樓。內設村公所,駐有警察,設部落長、自衛團長和甲長,甲下設牌和牌長,對部落實行嚴密管理。

  小部分老百姓寧死不搬,敵人把他們的房子給燒了,他們就跑到深山老林里搭簡易窩棚,后被敵人發現了又燒,燒了再搭。

  敵人看得緊,區公所的郭羽書記和穆山區長等人只能在山高、林密、溝深、易躲不易發現、離敵人據點較遠的幫子溝組織領導抗日工作。天當房、地當床、石頭是辦公桌,休息只能在兩塊幾噸重的大石頭自然搭成的三角形石空里鋪上點草、樹葉,也就是多了一套簡單的被褥。

  領導們艱苦的辦公環境,我是看在眼里、急在心里。我深知肩上的擔子比之前更重,我的主要任務已從籌糧捐款、做軍鞋軍襪,轉移到為八路軍和兩位領導送衣送飯、站崗放哨、傳遞情報。

  由于糧食的來源渠道實在太小,給二位領導送飯就成了難事。我經常弄些榆樹皮、菜干、草根和野菜的飯團子,怕冒煙被敵人發現,我不敢白天做飯,都是夜間把飯做好,再悄悄給他們送去。下大雪時,怕敵人發現腳印,就得扮成打柴人叫花子樣,把飯送到半山腰轉兩個圈打點柴下山,過段兒時間沒動靜后山上的人再來取。

  走20里山路送情報

  我也給郭羽、穆山站崗放哨,傳遞情報。當時那些苦,現在的年輕人根本想不到。我送情報最遠時往返一次就得20多里路,基本上還不敢走人行道。怕被敵人發現,我都是進山走,穿深山老林。說是走著,其實就是連滾帶爬,一是因為我的腳小,走山路不穩當;再就是怕被敵人發現;還有個重要原因,信件都是急的。

  我清楚地記得信上別一根雞毛表示急,別兩根表示加急,如果別了一根火柴,那代表火速,別兩根火柴就是雙火,我一看,什么都不用問就知道每封信的分量。為了完成領導交給的任務,根本就顧不得白天黑夜,肚飽還是肚餓,刮風還是下雨雪,身上傷痛有多大,就算是天上下刀子也要火速將信送到。

  由于郭羽、穆山二位領導收到的情報及時準確,又向群眾宣傳抗日救國的道理,激發了當地群眾的抗日激情,黨組織和武裝力量得到不斷發展壯大,捉特務、抓漢奸,多次襲擊敵人的據點,戰績非常顯赫。

  日本鬼子對兩位領導恨之入骨,日本憲兵隊長田中派人四處捉拿郭羽、穆山,聲稱抓到活人賞錢1000元,死的獎500元,報信者300元。沒過多久,田中沒有抓到郭羽、穆山二人,反而成為了郭羽的俘虜。

  那是1943年8月,郭羽給敵人放風出去,要在五風樓跟同志接頭,田中得知消息后,帶領200多日偽軍去五風樓圍攻郭羽。八路軍大隊長賴幫早就已經率兵埋伏好,田中他們剛一到地,就被我們八路軍打了個落花流水。最后我們擊斃50多人,俘虜150多人,繳獲機關槍3挺、長短槍125支,這一仗狠狠地打擊了敵人的士氣。

  領導和丈夫被敵人殺害

  1944年2月,由于叛徒郭路云的出賣,郭羽、穆山和通訊員范煥在幫子溝大西山被承德縣大營子警察討伐大隊200多人包圍在了駐地,因寡不敵眾,郭羽、穆山二位領導壯烈犧牲(通訊員突圍出去)。他們還殘忍地燒毀了兩位領導的遺體。

  隨后,他們又進行了拉網式大搜山,打死了爬山戶董明,抓走了共產黨員、爬山戶9人,我的丈夫李印也被他們抓走了。

  沒過兩天,敵人就到我們家來抓我。我的公公跟他們說自從我丈夫被抓走后就沒見過我的人影,不知道我現在是死是活。公公的話讓我逃過了一劫。

  因為工作,結婚后我根本照顧不上家里的一切,沒黑帶白地不著家。公公婆婆知道我在做大事、做好事,裝做什么都不知道,從不過問。我的公公婆婆真是深明大義,他們不僅不埋怨我,還在暗地里保護我。

  丈夫被抓走以后,我一直盼著他能回來,可他再也沒回來。幾年以后,我才知道他早就犧牲了,死在什么地方至今沒人知曉,連尸骨埋在什么地方也沒人知道。丈夫被抓走時我才22歲,我的領導犧牲了,丈夫也沒了,有家不敢回,只能在外邊躲著,當時真是度日如年。

  直到1945年日本投降后,家鄉也得到了解放,我才從外邊回到了自己的家鄉。在9年的抗日婦救會工作中,盡管工作艱難,時時刻刻都有生命危險,但我連眉都沒皺過一回,死都不怕,因為有一股勁在支配著我,那就是一定要把小日本鬼子打出中國,讓家鄉人民過上好日子。

  記者手記

  后來,李桂蘭嫁給了自己的小叔子李權。她一輩子沒有生育過,兒子是繼子,2011年因故去世,現在她跟著兒媳、孫子、孫媳一起過。

  根據李桂蘭在抗日戰爭時期作出的突出貢獻,在2010年她被承德市委組織部、承德市老區建設促進會、承德市婦女聯合會授予“老區革命母親”的榮譽稱號。

  這個稱號對李桂蘭來說是個莫大的榮譽,她最高興和自豪的就是這個鮮紅的榮譽證書。她用布包了一層又一層放在柜子的最深處,只要一想起以前的艱苦歲月,她就拿出來看看。“今天的好日子都是英雄們用生命和鮮血換來的,希望后輩們能永遠記住那段過去。”

(編輯:李冉)

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
用戶名:
密碼:
驗證碼:
延伸閱讀

和合承德網版權及免責聲明:

1.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承德日報”、“來源:承德晚報”、“來源:和合承德網”的所有文字和圖片稿件,版權均屬于承德日報社和和合承德網所有,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轉載使用時必須注明“來源:和合承德網”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

2.本網未注明“來源:承德日報”、“來源:承德晚報”、“來源:和合承德網”的文/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。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。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,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稿件來源,并自負相關的法律責任。

3.如本網轉載稿件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在一周內來電或來函與和合承德網聯系。

江苏时时彩下载 梦幻西游下载 国企就是要赚钱的 福彩3d 中介帮找工作怎么赚钱 青海11选5 手机微信投票赚钱软件哪个好 吉林十一选五 在大学附近卖什么赚钱 90ko极速比分网 百搭麻将百搭图片 欢乐麻将刷豆 万和城彩票网址 下班多余的时间怎么赚钱 雪缘园单场推荐准确率 烤翅店赚钱吗 打麻将抓牌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