講文明樹新風

首頁 > 專題 > 網聚河北正能量

張軍:我這一生最正確的選擇就是跟黨走

時間:2015-08-25 09:27:05  來源:和合承德網 放大 縮小 默認

  背景

  2015年7月1日,黨的生日。

  在雙橋區水泉溝依山而建的承德市榮復軍人醫院里,幾位穿著軍人制服的老人正在院子里隨意溜達。

  如果忽略那一身軍裝,乍一看,他們與一般敬老院的老人無異。但是仔細觀察,還是能看出他們眉宇間的一股英氣,聲音洪亮,目光炯炯,這是曾經的軍人身份賦予他們的獨特氣質。

  這里長期生活著我市八縣三區66位抗日時期老兵、解放時期老兵、抗美援朝時期老兵、退伍傷殘軍人和帶病回鄉軍人。

  97歲的張軍是其中的一位。

  他也是生活在這里的4位抗日時期老兵中能夠正常語言交流的老人。

  張軍老人來了。親切的笑容,溫暖的大手。作為對黨的獻禮,老人鄭重地穿上了那件胸前掛滿軍功章的衣服。

  這些金光閃閃的軍功章記錄了老人一生的榮耀:一等功三次,嘉獎兩次,榮譽無數。

  這是一位有著怎樣傳奇經歷的老人?

  他向記者講述了往事。

  和合承德網記者 王海霞

  “送信時,要過三道封鎖線,為了把情報順利送達,我想盡了各種辦法,形勢緊張時,不得不把煙紙卷塞進肛門里。”

  1933年,日軍先頭部隊128騎抵達熱河,當時的熱河省政府主席湯玉麟嚇破了膽,倉皇逃跑,日本人就這樣不費一發炮彈地占領了熱河省首府。3、4月份,大批的日本人來了。日本人殘暴啊,到處燒殺搶掠,老百姓可受苦了。

  我家住在承德市牛圈子溝下河套村,日本人來之前我正給牛圈子溝區長趙正生(音)家放牛。日本人來了,牛不能放了,我就招工去平泉楊樹嶺鎮給日本人修鐵路。

  活很重,大家每天天一亮就起來干活,不到天黑不讓休息,就這樣日本人還不滿意。有一次,一個工友去解手回來得晚了一些,一個日本人嘰里哇啦地罵了一頓還不解恨,拿起一個木棍子就往工友的小腿上打去,幾下就給打折了,那工友躺在地上疼得直叫喚。我們都聽到了工友的慘叫,但日本人手里有槍,我們不敢和他們打,但心里那個氣啊。于是我悄悄跟一個工頭說:“這個日本人太欺負中國人了,這么干活還把人腿打折了,咱們給他點教訓。”那個工頭也是好人,看到這種情況敢怒不敢言,就答應了。

  一會兒,趁日本人在一個攪拌機前蹲著時,我沖工頭擠了一下眼睛,我們飛快跑過去,朝他屁股上踹了一腳,一下就把日本人和沙石、水泥一起攪了。

  這是我殺的第一個日本人,一點也不害怕,反而還挺高興,誰讓他們這么欺負我們?活該!

  從工地上回來以后,為了生活,我就當起了賣貨郎,做點小買賣,賣一些針線、食鹽、洋火一類的生活用品。走街串巷中,我認識了一個姓郝的人。這個人很和氣,有文化,但沒架子,對窮人很好,我們慢慢地就成了朋友。后來,他才偷偷告訴我,他是八路軍地下黨,經常跟我講共產黨的好處,說要給我們這樣的窮人分地,讓我們過上好日子。

  我一聽,共產黨好啊,這么向著老百姓,于是就跟他打聽共產黨的事。當時,興隆那邊有抗日根據地,郝隊長就讓我給他往那邊送信。去興隆送信要過三道封鎖線,日本人和一些日偽軍查得很嚴,只要查出問題,立刻就拉到一邊槍斃或用刀挑了。

  為了不讓鬼子發現,我想盡了各種辦法,把信藏在鞋幫里,或者縫到衣服里。形勢最緊張時,我把寫在金色煙紙上的信卷成一個小卷,塞到肛門里,過了封鎖線,再摳出來。

  郝隊長看我人老實、機靈,就想培養我為共產黨員。我雖然不知道共產黨員究竟是干什么的,但知道他們都為老百姓好,就同意了。

  “那天雨下得很大,我們沿著旱河沿,跑到承德監獄崗樓的下面。看到一個日本人正在崗樓里打盹,我翻墻上去,一刀砍下去,殺死日本兵以后,關著的人們也四散逃跑了。”

  1944年陰歷5、6月份,我們牛圈子溝有一個叫孔警予(音)的人在警察署上班,平時跟我關系很好。有一天,他偷著對我說:“前幾天日本人從口里抓來一批人,過幾天就要拉到水泉溝槍斃了。”我聽后很著急,趕緊向郝隊長匯報這事。郝隊長一聽,跟我商量,決定找幾個人去監獄救人。

  一天后半夜,天下著大雨,我們五個人沿著旱河沿,跑到頭牌樓附近承德監獄崗樓的下面,看到一個日本人正在崗樓里打盹,其他的人可能都在睡覺。我翻墻上去,沖日本人就是一刀。后來怕他沒死,又剌了好幾刀。我們同行的一個人從他身上解下鑰匙,趕緊打開牢門,招呼大家快跑,里面關著的人忽地一下跑了不少。

  正當我也要跑時,看到地下躺著一個缺一條腿的人,別人都跑了他跑不了呀,正急得喊救命。我趕緊把他放到背上,跑了出來。中途,這個人告訴我,他叫李克翔(音),是八路軍地下黨,被日本人割去了一條腿后關到了這里。怕敵人找到,我一直把他背到現在的承德附屬醫院對面的一處民房里,讓老百姓給掩護了起來。

  1945年承德第一次解放后,這個人在承德市政府任職,后來又去了哈爾濱,當了干部,退休后又在北京居住。分別后,他還來承德看過我,一直把我當成他的救命恩人。

  “解放隆化時,我們一個連在那里打仗,子彈打飛了我的帽子,擦破了頭皮,到現在一摸那頭皮,心里還后怕。”

  1944年9月份,我參軍了,屬于晉察冀軍區副司令員肖克領導的部隊。我沒有上前線,一直跟著領導做后勤保障。

  1945年8月15日日本人投降以后,承德解放了,成立了承德市政府。我在警衛班當警衛,不久國共內戰爆發,警衛班不少人都投靠國民黨了。有人嚇唬我說,國民黨來了要殺你全家,你別再跟著共產黨了。我沒信,心里想:“我是共產黨員,決不能當叛徒。”

  1945年11月,我正式成為一名黨員。

  1946年,我所在的幾個警衛班的人都投靠國民黨了,沒剩下幾個人,領導就讓我們一起去了另一支部隊,去隆化和國民黨打仗。

  我記得有一場戰斗打得特別艱苦。子彈打飛了我的帽子,擦破了頭皮。我揀了一條命,后來想想真是后怕,差點就沒命了。

  戰斗結束后,我們用擔架往赤峰醫院運送傷兵,之后就留在內蒙古那邊,被領導分到了騎兵連,在那里當騎兵,不僅打仗,還打土匪。

  “有一次,向前線運送物資時,汽車掉進了河里,32個麻袋錢都在河里漂著,領導急得不行。我說領導你別急,我是共產黨員,我下去給撈上來。那是東北的冬天啊,零下20多度,那水有多涼你能想象到嗎?”

  抗美援朝戰爭爆發以后,我從內蒙到了哈爾濱,隸屬于東北第四野戰軍。我想上戰場,寫了申請書,領導看我帶著家屬,不讓我去,讓我當后勤兵,負責給戰場押運物資。

  有一次,我們給前方運鈔票,汽車掉進了一條河里,32個麻袋錢一下都在河里漂著,領導急得不行。我說領導你別急,我是共產黨員,我下去給撈上來。那是東北的冬天啊,零下二十多度,那水有多涼你能想象到嗎?

  錢撈上來了,我的腿也壞了,凍得就跟糖葫蘆一樣。吃了多年偏方,這腿才保住了,但一到下雨陰天就疼,都是當年鬧下的毛病。

  我這胳膊也斷過。是當時從內蒙古給抗美援朝前線運物資時,汽車缺油,天又冷,打不著火,我用車把搖車時,一下就把胳膊給打折了,差點廢了。幸運的是接上了,但胳膊也沒有以前靈活了,現在陰天時也經常疼。

  我本來住在家里,3年前應鎮里領導邀請來到這里,日子過得很開心。如果不是加入共產黨,我哪有現在的幸福生活,我這一生最正確的選擇就是跟黨走。

  記者手記

  因為高齡,張軍老人的思維有些混亂,很多細節已經模糊不清,所以去了三次,才艱難地完成了這次采訪。

  承德榮復軍人醫院工作人員說,如果你們早一些來,這里還有兩個老的女紅軍,只可惜她們前些年都去世了,一定要抓緊時間寫寫張軍,否則就來不及了。

  聽到這句話,心里沉甸甸的。今年是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,我們相信,像張軍這樣的老兵應該被更多的人銘記。

  采訪結束的時候,張軍送給我一張照片,飽經風霜的老人,胸前掛滿軍章,莊重敬禮。身后,鮮紅的黨旗在高高飄揚。

  我想起了采訪中他反復說過的一句話:我這一生最正確的選擇就是跟黨走。沒有黨,就沒有我現在的幸福生活。

  這是一位老黨員發自肺腑的話語,也是他一生人格的寫照。堅強、正直、勇敢、無私、善良,最重要的是任何時侯都對黨無比忠誠。

  抬頭,不遠處水泉溝萬人坑遺址上的樹木青青,似在講述著那段久遠而沉痛的往事。

  是的,歷史可以成為過去,但絕不應該遺忘。

  我在心中默默地向這位老人和那些為國捐軀的英雄致敬!

(編輯:李冉)

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
用戶名:
密碼:
驗證碼:
延伸閱讀

和合承德網版權及免責聲明:

1.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承德日報”、“來源:承德晚報”、“來源:和合承德網”的所有文字和圖片稿件,版權均屬于承德日報社和和合承德網所有,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轉載使用時必須注明“來源:和合承德網”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

2.本網未注明“來源:承德日報”、“來源:承德晚報”、“來源:和合承德網”的文/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。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。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,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稿件來源,并自負相關的法律責任。

3.如本網轉載稿件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在一周內來電或來函與和合承德網聯系。

江苏时时彩下载 股票配资平台一直牛 炒股课程 期货配资公司哪家好 最安全可靠的理财平台 股票涨跌西部证券 海立配资 鑫配资 2020年靠谱的理财平台 融金汇银配资 诚飞财富配资 乐清期货配资 上证指数吧股吧 股票分析师月薪多少钱 银河科技股票 期货配资 股票分析师待遇